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父子相寻21年
发布时间: 2012-06-26 8:10:19 被阅览数: 38755 次 来源: 北京青年报2012年06月26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父亲一直不敢搬家,等待儿子归来

  儿子也始终不忘家门口的橘子树、梯田———

  6月23日,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大厅里,胡勇趴在背包上睡着了,坐在一旁的父亲胡尚明,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他总是害怕一眼看不到,儿子又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1991年1月11日,在重庆沙坪坝石门大桥附近卖水果的胡尚明,只一眼没有照看到,5岁的胡勇就被拐走,从此父子天各一方。

  21年间,胡尚明一直不敢搬家,怕哪天儿子回来了,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和妻子在儿子当年被拐的地方,开起了一间麻将馆。他始终坚信,有生之年一定能够再见到儿子。

  21年间,胡勇也在寻找着亲生父母,他在网上发寻亲帖,不断与那些走失了孩子的父母们联络,彼此辨认。

  今年6月2日,在公安部打拐DNA信息库的比对结合下,父子两人终于团聚。再相见,儿子已经26岁,父亲也已48岁。

  1991年1月

  一眼没看到,孩子不见了。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那是1991年1月11日,下午3点的时候,孩子妈妈离开摊位取货,我招呼了几个客人。一眼没看到,转身孩子就不见了。”胡尚明说,胡勇1985年出生在四川广安的武胜县赛马镇山星村,是家里的长孙。胡尚明夫妇前往重庆谋生之时,年幼的胡勇就留在山星村老家由爷爷奶奶照看。此时爷爷去世不久,胡尚明只得将儿子接到重庆,随着大人一起在沙坪坝摆摊卖水果。

  发现孩子丢了的一刻,胡尚明夫妇扔下摊位不顾,四下来回跑了几公里都没有找到,于是夫妇俩焦急地报了警。

  而此时,5岁的胡勇正被人带着离开沙坪坝。骗走胡勇的,是当时同在石门大桥附近卖水果的张永红。他趁胡尚明夫妇不备,用一根甘蔗将胡勇骗走,将孩子交给另一名同伙,然后返回原处继续卖水果,前后不超过5分钟。

  被拐走的过程,是胡勇模模糊糊的童年记忆中印象最深的部分。他记得自己被张永红交给同伙后,没走多远,就又被交给了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将胡勇塞进一辆面包车。

  “我已经记不清那个人的相貌了,只记得他开车走了很久,我哭闹,他就打我。”胡勇回忆说,车最终停在一座陌生的房子前。“那是一个仓库,没有灯,门一关起来,就是一片漆黑。”

  这一关就是15天,除了有人送饭的一刻,胡勇再见不到任何人、任何光亮。之后数次被带着见各个买主,再到坐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福建,他再也没有哭闹、反抗。5岁的他已经在黑暗和恐惧中屈服了。

  一到福建,胡勇便被转卖给当地的“人贩子”。但因为年龄偏大、开始记事,胡勇并不受欢迎。被多次拒绝后,最终,龙岩市长汀县大坑村一户姓马的人家将胡勇买了下来。

  1991年5月

  起初唐勇满口否认,但见胡尚明一方已经急红了眼,只得告知了拐卖的线索。

  几个月过去,警方手里依然没有找到儿子的任何线索。“我那时就怀疑跟我们在一处卖水果的张永红了,这附近只有他每天一直逗勇娃(胡勇小名),勇娃也只跟他熟。”胡尚明说,事发后4个月的一天,他终于得到了一条重要的消息。

  张永红的侄女与胡尚明相识,她之前回乡的时候偶然听说,同乡唐勇曾在几个月之前带了一个重庆的孩子回来,由于知道胡尚明正在找儿子,于是便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并提供了唐勇家的地址。

  “那时候我真的是急了,叫了4个亲戚,第二天就追了过去。”胡尚明说,唐勇家就在与自家武胜县相邻的岳池县,当天胡尚明直接追到了唐勇家里,把正在和妻子吃饭的唐勇叫了出去。

  起初唐勇满口否认,但见胡尚明一方已经急红了眼,随时可能暴打自己,只得求饶,称孩子是被张永红拐卖的,一切不关自己事。“我真是后悔当时就这么轻信了他,要是直接在那里报110,也许警方带走他仔细盘问,勇娃就能找到了。”胡尚明直到现在想起来,依然叹气。他当时寻子心切,急忙回重庆联系警方抓捕张永红,但在对张永红和同伙的审讯中,张永红表示孩子卖给了唐勇,至于唐勇又将孩子卖到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此时,胡尚明再带警方前往岳池县,唐勇早已不见了踪影。

  1992年

  整整21个春节,胡尚明像猎人一样固执地埋伏下来,意图猎到唐勇的踪迹。

  胡尚明不肯死心,从1992年至2012年,胡尚明再也不在家里过春节了。每年春节前一周,他都会跑去岳池县,在唐勇家附近蹲守。他固执地认为,只要能够抓到唐勇,就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儿子。

  “那时候对于包括我们警方在内的所有人来说,唐勇都是唯一的线索。”一位当年曾参与此案的民警也向记者肯定了这条线索,并表示,之后警方也曾数次前往岳池县,但都没有见到唐勇。

  21年来,胡尚明始终追踪着唐勇的一切消息。

  1999年,他听说有人在河南郑州见到过唐勇在打工,他第二天就奔赴过去。

  2000年,他得知安徽一个被拐卖的孩子特征与自己的儿子相似,次日就买机票赶去当地。

  2009年,他再次听说了唐勇的消息,有人称在乌鲁木齐见到过此人,而这时胡尚明已没有能力去寻找了,家里的积蓄和每年的收入都已花光,他始终找不到唐勇的身影。

  起初几年在岳池县蹲守的时候,胡尚明还能见到唐勇的妻子,之后再去,连唐的妻子也不见了。今年春节前,胡尚明再次来到岳池县,他看到唐勇家的瓦房已经坍塌,房子周边长满了荒芜的杂草。

  1993年

  胡勇说,自己并不是像当地其他被拐卖来的孩子一样,是被养父母“打服”的,回想起小时候的种种叛逆行为,养父母多数都默默忍耐了。

  龙岩市长汀县大坑村一些老人仍然记得胡勇刚被卖到这里时的情景,马家的一位邻居回忆说,这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孩子非常引人注目,他情绪极不稳定,时刻可能踢打、撕咬生人。

  “那时候的我特别害怕,觉得谁都会伤害我。我当时到这个村里的时候,整村都还没有通电,天一黑就更害怕了。”胡勇认可这位邻居的看法,重庆来的他起初根本听不懂龙岩当地的闽南语,一直到7岁,都与养父母马家夫妇没有什么交流,上学后也无法融入同龄人群体。胡勇幼年时期严重叛逆,他痛恨身边的一切,恨拐卖自己的人,也恨养父母。

  “我的反抗方式开始是在家里摔东西,出门就打人。”胡勇回忆,但是这些马家夫妇都默默地忍受了下来,直到有一天,胡勇喝了家里的农药。

  “我那时就是想惹他们生气,一次一次变本加厉,喝农药的时候,真的是不想活着了。”胡勇说,但是他没有想到,养父发现后心急如焚,大坑村距离最近的南山镇医院还有8公里山路,家中没有交通工具的养父抱着胡勇挨家挨户地求告,终于雇到了一辆摩托车,才算把孩子的命捡回来。

  从这以后,胡勇开始觉得养父母并不像自己想的一样,和人贩子是“一伙儿的”。他不再故意惹马家夫妇生气,但真正把马家夫妇当成父母看待,还要等到他12岁那年。

  上学晚加之没心思踏实读书,胡勇直到12岁小学还没有毕业。那年他偷偷爬上一辆货车逃学,幻想着跑出这片大山。被司机发现后,他慌不择路地跳下了还在行驶中的货车,一头撞到了路边的石头上。

  胡勇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汀州医院里,旁边守候着焦急的养父母,看到自己醒过来,养父母都落泪了。回到大坑村的家中,胡勇得知,为了救自己,马家夫妇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

  “那时开始,我真的知道了,他们是爱我的,是真的把我当作亲生儿子。”

  1999年

  14岁的胡勇由养父陪着踏上了寻亲之路。

  再次被救后,胡勇真正地接受了马家夫妇,也接受了自己马家长子的身份,但是在心里,他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这一点,我养父始终都明白,因为我养父自己当年也是被卖到这里的,所以14岁的时候我再次提起想找亲生父母的事,他们俩谁也没有阻拦。”胡勇说,最后还是养父陪着自己一起,到当地派出所做了血样采集。

  那是1999年,公安部还没有将全国走失人口的DNA信息联网,第一次寻亲的结果,石沉大海。

  此后,胡勇小学毕业,前往厦门入读一所厨师学校学厨。2001年,又继续在厦门英才学校就读中专,学习铣床机加工。2005年毕业后,已经20岁的胡勇掌握了几门谋生的手艺,从此开始自立。

  快毕业的前几年,胡勇还没有身份证,养父母给他取的名字是马斌斌,但是在办理身份证的时候,他自作主张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马勇祯。“我总觉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胡勇说,“我给自己起名马勇祯,而我的本名叫胡勇,都有一个‘勇’字。”

  2009年

  父子两人开始在网络上彼此寻找,但也两次错失团聚机会。

  2009年,在朋友的建议下,胡勇在网上发了一个寻亲帖:“我大概离开父母20年,我不知道父母的名字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什么。我爸妈在公路边卖葡萄的时候丢失我的,我大概记得我家的房子门口有很多橘子树,有梯田,房子后面有一条小路,通往集市,我还有一个妹妹……”这篇帖子发布于2009年5月3日晚上9点38分,署名“小龙”。之后,胡勇得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建立,于是又采集了血样,申请DNA录入。

  最先关注到胡勇寻亲信息的,是被称为“中国寻人第一人”的沈浩。他2006年开始制作“寻亲扑克”,把失踪人口及寻亲信息制作成整套的扑克牌,前往全国各省市免费发放,征集线索。

  看到“小龙”的寻亲帖后,沈浩决意为他寻找亲生父母,并从“橘子树”、“梯田”的描述中,推测这比较符合四川、湖南和贵州一带的地貌特征。

  2010年第二版寻亲扑克中,沈浩将胡勇的信息制作成“方片5”,并在当年3月28日,前往重庆沙坪坝绿色广场上当众派发了1000套。不巧的是,距离绿色广场不到2公里远的胡尚明几天前出门了,当时还没有回家。

  就在胡勇2009年网络发帖寻亲之前,在女儿胡萍的建议下,胡尚明在寻亲网站登记了儿子的信息。在这份求助备案中,胡尚明仔细描述了胡勇5岁时的特征以及被拐卖的经过。

  父子两人的寻亲帖同一段时间现身网络,引起了志愿者的关注,她将两份信息联系到了一起,尝试联系胡勇,但是由于胡勇更换了手机号码,始终未能联络上他。

  同是2009年,胡尚明也前往重庆公安机关将自己的DNA做了备案。

  此时的胡尚明夫妇,已没有能力再像前几年那样多省奔波寻觅。胡萍长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小儿子还在读书,处处捉襟见肘,家中财政成为夫妻俩的现实问题。

  “那时候家里亲戚在深圳开超市,生意经营得很好,好几次邀请我一起去,我都没有答应。”胡尚明说,他怕自己去了深圳,会远离儿子的消息。最终他选择留在沙坪坝,在石门大桥附近当年胡勇被拐走的地方,开了一间收入不多的麻将馆。

  胡勇当年被拐走的地方,是重庆药剂学校门前的巷子,而此时巷子早已拓宽成街道,卖水果的散户游商也远离了此地。2010年重庆沙坪坝地区老城区拆迁改造,胡尚明四处筹款,只为买到这里的房子。他怕哪天如果儿子真的回来了,却因为街道变了样而不认识这里,21年来,他只要在家的时候,每天都要在这条街来来回回地走,仔细辨认着街上每一个行人。

  2012年

  分离21年的两人终于相认,自称一辈子没有落过泪的胡尚明,那一刻哭得泪眼滂沱。

  即便父子之间错失了两次相见的机会,但是他们寻亲的信息却在网络上发酵。

  林国春,厦门市刑侦支队一大队民警。2012年春节后,他发现了胡勇的寻亲帖。花了两个月时间,他联系上胡勇,确认了被拐卖的事实。此时胡勇已经在天津工作,林国春便委托天津警方为胡勇采血并寄往厦门,用于在联网的DNA数据库中比对。

  5月29日,刚刚忙过一夜还没有睡觉的胡尚明电话响了,是沙坪坝派出所的所长杨永东,电话里杨永东告诉胡尚明,他的儿子可能找到了……

  因为厦门警方还需要联系身在天津的胡勇,此后的3天,胡尚明没有合眼,通宵达旦等待。他说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坐立不安的时候,21年前胡勇被拐走时,自己还能保持冷静,而现在这3天的等待却让他无比焦躁。

  6月2日,父子俩分头飞往厦门。分离21年的两人终于相认,自称一辈子没有落过泪的胡尚明,那一刻哭得泪眼滂沱。离家21年,胡勇已经听不懂川音,他和父亲的交流,很多时候要依靠同来的妹妹胡萍帮忙。

  6月4日,胡勇养父母家的叔叔开车赶来,接上胡尚明一家前往大坑村。此时,养父母马家夫妇已经准备好丰盛的宴席,亲戚邻里也全部到来,等着与那个21年前降落大坑村的孩子喝一碗团圆的酒。

  ■ 后记

  亲生父母找了我21年,养父母养了我21年,手心手背都是肉。

  父子相认后,胡勇随父亲妹妹一起前往重庆。此后20多天,他们不断接到全国各地媒体的采访邀请,这让父子俩刚相见又忙得脚不点地。

  除了重庆和厦门两地,父子俩还受邀前往上海、来到北京,记者们提出的很多问题,都是父子两人还未想过的。当有记者提出胡勇以后要不要改换马勇祯这个名字、胡勇2岁的儿子以后随哪家的姓氏时,胡勇开始担心起来。

  “自己做了父亲以后,才彻底理解了亲生父母和养父母给我的爱,我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去衡量,这也不是身为儿子该做的事。”胡勇说,“亲生父母找了我21年,养父母养了我21年,手心手背都是肉。”

  胡勇说自己现在还无法面对这个问题,而且自己的儿子还很小,不希望自己身世的问题给下一代再造成影响。 “我想等小孩子长大了,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我的身世和两家的故事。”胡勇说,“至于孩子以后选择怎么生活,这个决定权应该留给孩子自己。”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倪家宁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倪家宁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儿子,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 小龙来哈寻亲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