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千里寻子,父爱如山写春秋
发布时间: 2012-10-27 8:06:51 被阅览数: 51950 次 来源: 墨舞天涯原创文学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作者 红叶

  编者按:作者以朴实的文字,叙写了陈家突遭变故的凄苦,男人为了生计背井离乡,那一封封鸿雁传书,在梦里陪着离乡的男人,也苦了守家的女人,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凸显了农民工的艰辛不易,同时也透出了金钱社会的冷漠。同时老二的灵秀,为后文埋下了伏笔。【责编书生】

  秋意深浓,一梦醒来。阡陌经过一场霜冻,一些绿色的植物奄奄一息了。收获后的原野大田呈现出一望无限的空旷。这个早晨,我心冰冷的疼。之前,文中的主人公陈卫国和我交谈了很久。当我提笔写下这篇文字时,我征求过他的意见,如果不合适就化名。这样对你们负责,以免有被媒体和各家网站炒作之嫌。陈卫国斩钉截铁的说,不必掩饰什么?相信每一个有同情心的人,都不会有如此荒谬的说词。
  风停了,大自然的沉默之下孕育着一个即将到来的寒冬,一位年过半百的父亲,他眺望着远方,呼唤着失踪儿子的回归。这个世间什么都可以廉价兜售与买卖。商品时代,就连爱情也在明码标价。唯有亲情啊,唯有亲情。难以复制与交换。
  当我通过电话进一步了解陈卫国孩子失踪之谜,很荣幸这个生长在河南沈丘大中原腹地的汉子,接受了我的询问。陈卫国和妻子美莲是媒妁之言,上世纪八十年代结为伉俪。日子虽然清苦,却十分温馨。陈卫国是个司机,为了生活,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其他城市谋生。他曾经为工地开车,自己做过菜熟水果的个体小贩子。生意不是很好,可一家人守着几亩土地还有刚出生的大儿子,也是其乐融融。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二儿子也就是陈行飞,本文中的主角出生后。陈卫国的弟弟开车肇事,将人轧死。因为是陈卫国的车,所以,他必须赔偿对方十四万元。可以想象在那遥远的河南,莽莽的平原,贫瘠的土地。农民要是遇上风调雨顺的年经,还求的粮仓满满,衣食无忧。问题是这么巨额的赔偿费,即使卖肾也凑不齐!
  屋漏又逢连雨天,美莲又怀孕了。本想打掉这个娃子,美莲舍不得,毕竟是自己的骨肉,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家穷,关键孩子是无辜的。为了一家人能够在扑面的风雨中活下去。陈卫国只身去了南方,在浙江温州给人家开车拉货卸货,一直干到现在。
  美莲是个很贤惠的女子,卫国走后。她忙完家务,抚养孩子。还要侍弄十几亩土地。在艰难的岁月,美莲坚信,只要有爱。有卫国对她和娃子的呵护,一切的阴霾和苦涩都将过去。那时候,他们解决相思之苦的方法只是手写的书信。每次收到卫国从南方那片红土地寄来的信,美莲便有家书抵万金的感觉。卫国读书不多,字体很美。尽管不会华丽的辞藻,不曾甜言蜜语。简单的几句问候,几声叮咛。对娃子们的牵挂就是一封信的全部。这些已经足以,对于美莲来说,爱人是他们的天空。每一个日升月落,美莲在辛苦中度过,又在盼望中数着星星期待着卫国风尘仆仆返回家乡。一年之中聚少离多,陈卫国何尝愿意这样漂泊?
  一个家庭需要夫妻两个人担当,美莲理解丈夫,也默默的为陈卫国撑起一片蓝天。那个年代没有爱情,然而,在彼此共甘共苦共度风雨的朝夕里,渐渐喂养出的亲情,血浓于水。美莲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她清楚男人不善言辞的外表下,闪耀着一颗深沉爱他们的心灵。这是何其宝贵。粗茶淡饭,柴米夫妻,琐碎的时光,却在一份沉甸甸的思念中,越来越丰满。像盛开在尘埃里的郁金香。孩子要读书,要吃要喝一系列现实问题,如鲠在喉,陈卫国不得不放弃守在老家守在妻女身边生活的念头。南方是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可穷人要想赚钱,不仅仅是要弯腰,还要遭受城市人多少冷漠与白眼。这个世界,始终没有摆脱宗族歧视与人格卑贱的束缚。在一个用金钱说话的社会,陈卫国只能选择咬着牙坚持,城市的灯红酒绿与他这个泥腿子无关。在金钱面前,我们哪个人不是奴隶呢?陈卫国一直在痛苦中煎熬,他被天文数字的赔偿款套上了生命的枷锁。美莲的来信则是他夜晚的一盏灯。常常的伴他进入梦境。梦里,他和上小学的两个儿子在熟悉的河畔散步,他为娃子们做风筝。陈卫国人在异乡,心底思恋的故土,却像一根线牢牢地牵着着他的灵魂。而此刻的中原大地,正是种植第三岔小麦的时候,美莲也该生产了。地里的活计怎么办呢?陈卫国向运输队的老板请假。老板没有允许,因为眼下是运输高峰,老板不想少收入。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陈卫国只好找一家电话亭,给美莲打了长途电话,接电话的却是美莲的弟弟,原来,妻子已生下一个女孩,都是第三天了!内疚加自责,使这个男人,第一次在一家小酒馆喝了一瓶二锅头!要知道司机最忌讳的就是喝酒。
  为这事陈卫国第二天没上工,差点被老板炒了鱿鱼。思乡之疼,仿佛一把手术刀,一遍一遍潮水般切割着陈卫国的心。是辞掉这份工作,回老家去?还是继续留下来?生命处在两难选择的关口,陈卫国选择了南方。南方作为他发展和生存的根据地。妻子生产用的钱,均是借来的,亲戚们都借遍了,有的亲戚一看到美莲扭头就走,生怕给他借钱。美莲在产床上,在自己家的木板床上生下的女儿。也恨过男人,内心的孤独和寂寞,以及对要面临的难产得死亡恐惧,她一个女人何以应付得了?幸亏娘家离这儿不远。夜里望着空洞洞的房间,美莲暗自垂泪。好在儿子们健康成长,大儿子学习成绩不好,老二陈行飞很聪明,成绩不错。美莲欣慰的是,行飞读书刻苦,又很孝顺。放学后,别家的娃子在打溜溜球玩,行飞主动回来,背起竹篓子去割猪草,饭桌上,有好吃的,他不会伸筷子。专拣咸菜吃。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咸菜好吃。过生日,美莲煮个两了鸡蛋,行飞分一个给哥哥吃。美莲在灯下缝缝补补的,行飞会在冬天的夜里,把那盆炭火拢旺了,要是火炭灭了,行飞会钻出被窝,悄悄下地给添点柴禾。他穿的衣服是哥哥留下的-----。
  就在行飞要读中学那年,陈卫国请了长假返回故乡。他隐约感到,一些最珍贵的东西,由于距离渐行渐远,包括女人。他接连做了很多晚噩梦,梦中妻子美莲被一群野猪追赶,美莲绝望的求救声,令他惊醒,坐起身才发觉浑身是冷汗,美莲的呼救声却针扎了一样在他的心口徘徊。他毅然决然请了长假。背上离家走时,那个帆布行囊。结算了工钱,踏上了返程的路。
  苍茫世间,谁人不是蝼蚁生存。就像陈卫国,就像万千农民工,没有人会为他们的幸福与平安买单。当陈卫国风尘仆仆赶回老家,走进再熟悉不过的院落,内心却被一种说不出的陌生切割着。妻子美莲正在灶前生火做午饭,因为灶坑不好烧,美莲已被黑洞洞的烟雾,呛得鼻涕眼泪双管齐下。脸上涂着一层灰黑,在见到突然回家的陈卫国,她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继而像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头扑进了卫国的怀里,陈卫国此刻的心绪百感交集,漂泊在外饱受了颠沛流离之苦,假若不是欠债,不是为了生活,哪个愿意背井离乡?怀里的妻子,在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面颊时,那手掌里坚硬的老茧,还有几处刀伤,仿佛一柄利剑刺穿他的胸口!
  那个曾经纤手如嫩豆腐的女子,那个梳着马尾辫子,一笑两酒窝,皮肤白白的美莲。那个喜欢在乡村油菜花开时,牵着他的手,行走在阡陌上的姑娘,闻着她身上飘满油菜花的清香,他对她的承诺是结婚后,给她一个温暖安定的家。未结婚时,卫国就卖苦力一块大石头一块大石头,一担担的泥沙,和弟弟垒起了五间海青房。他给美莲的只有一个窝。环顾四壁,物是人非,尤其是三个娃子,一个个像小燕子扑棱着翅膀从学校回到家里,在见到父亲陈卫国,他们眼里流露的排斥与距离,恐怕会灼疼卫国一生。卫国本能的张开怀抱,满心欢喜的渴望上小学的女儿,能扑在他臂弯里喊他一声爹。但是他失望了,在美莲的安慰下,女儿才怯怯的走近他。在那一瞬间陈卫国的心都碎了。
  大儿子这时候初中毕业,在家帮妻子侍弄土地,二儿子行飞在读中学,学习很好。一个决定使陈卫国留在了老家。总算有了一夕的月圆,但生存的艰辛,娃子要上学,几亩土地无法挖出金疙瘩,陈卫国的大儿子只好小小年纪背上行李卷随村里的人去城里打工。做最苦最累的小工匠,十多万外债还的差不多了,原先的亲戚们眼下也不登门,陈卫国又干起了老本行,给一些机关厂矿开车,挣钱不多,一家人围着桌子,在向晚的时光里喝着玉米糊糊,嚼着咸辣子,也是开心的。望着儿女随势成长,陈卫国一个刚强的汉子,伫立在空旷的平原之上,欣慰的笑了。
  平常百姓的日子,除了一日三餐的柴米油盐。农家小院关上门就是一天,推开门迎着朝阳又是一个起点。夫妻之间难免的磕磕碰碰,可与牛郎织女似的打工岁月相比,陈卫国觉得很甜蜜。夜晚,可以摊开胳膊让美莲枕着入眠。可以听着儿女均匀的鼾声,感到活着的奔头。
  就在陈卫国二返南方,因为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去了江浙一带淘金,陈卫国眼看着两个儿子渐渐长大,在沈丘一个后生要娶媳妇,没有十万二十万的怎么行得通?现在的女孩子,没有楼房没有钱她们不会答应进门的。陈卫国连续几日睡不安稳了,在炕上翻来覆去,烙烧饼一样,暗夜里的叹息,美莲何尝不懂他的心思。纸糊的顶棚,在清浅的月光下,散发着如水的光岚,美莲说,要走你就走吧,家里不是还有我吗?
  陈卫国吓了一跳,你也没睡?美莲翻过身,淡淡的月韵里,陈卫国看到她一脸泪水。知道吗?卫国,你不在的日子,很多不三不四的男人在打我的注意,一个女人苦苦撑着这个家,我也不想你离开啊!不想!地里的活做不完,我不愿张嘴求人,我不能惹闲话,这是对你的侮辱。可是,我又不得不放你走-----。一切变得死一般沉寂,美莲将头埋在卫国的怀里,嘤嘤的哭泣。怕吵醒孩子,咬紧牙不肯出声。
  在浙江安顿好,依旧为那家开车拉集装箱到码头,稳定后,行飞来电话告诉他,不想读书了,要出去闯荡。这么大的孩子,到别处干活没人敢用,属于未成年。陈卫国好歹劝服行飞,不要像哥哥那样给人做小工,遭罪!乡下娃子只有读书才有机会走出大山。行飞很懂事,在陈卫国心底,行飞很听话,做什么事都有条不紊。这样坚持到初中毕业。行飞对电脑软件设计十分感兴趣。陈卫国就在宁波为行飞报考了宁波万里学校,大专三年。在同一座城市,父子俩隔三差五还可以在学校附近的那家小餐馆吃上一顿饭。行飞清楚他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那是父亲将生命别在裤腰带上,咬着牙坚持的结果。所以,行飞很努力,第一学期,就因为学业突出,获得学校给的二等奖学金,那天,当卫国开车送货到温州,回来后已经是午夜。推开平时租住的小屋得门,他惊呆了,儿子行飞坐在那把椅子上,在看一本书。微弱的二十五瓦的小灯下,一张桌子蒙着一块丝巾,行飞的学校离他的住处很远,要坐好几站公交车。今晚是怎么了?陈卫国正纳闷,行飞却兴高采烈的站起身,替他脱了汗渍渍的灰衬衫说:看看爸爸,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说着话,他掀开那条紫纱巾,原来是一盘子水饺!
  陈卫国说,这是你自己包的?行飞从厨房拿来酱碗和筷子,爸爸,你忘了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五月初七,我永远不会忘记!爸爸,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你受累了。一句话牵引下陈卫国多少辛酸泪!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一个泥腿子他那里还有选择的权利?为了活着这一口气,他唯有一遍遍的咽下世事的凄风冷雨,撇下妻子温情脉脉的目光,小女儿刚刚热络的怀抱。可是,他忘掉了自己的生日,可是,行飞记住了他的生日,这也是行飞在失踪之前为父亲过的最后一个生日。每当想起那个夜晚,想起行飞笨拙的擀着面皮,包着父亲最愿吃的虾仁白菜馅饺子,陈卫国就泪水成行。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陈卫国至今还后悔,不该将行飞带到宁波,不该疏忽了对他的关爱!作为父亲,陈卫国一回亿行飞遭遇不测后,未曾及时救治悔断肝肠。
  那些曼妙的光阴,因为有行飞陪伴他在宁波,所以,卫国仿佛有了家的慰藉。卫国忘不了行飞一有空就在他的出租房里,打扫卫生,将床铺整理的干干净净。卫国出车时间没有定性,有时候顾不上刮胡子洗脸,行飞为他买来电动剃须刀,卫国的脏衣服鞋袜,扔的满屋都是,都是行飞悄悄拾掇利索,洗个一尘不染,然后叠的齐整了,放在父亲的床头。有时候,行飞会把在学校打来的好饭菜留一些给他。春季在一点点的消失,出租屋门前的那株丁香花开的正浓,香味扑鼻而来。陈卫国和行飞约定好了,等行飞一毕业就回河南发展,陈卫国还在宁波做,宁波的钱与自己所在的城市相比之下,会容易赚一些。行飞那些天和父亲散步在宁波美丽的城市街道,感受着南方火球一样的太阳炙烤了一天之后,城市也安静下来了,而且也有了徐徐的凉风吹拂,梧桐树郁郁葱葱,行飞搂着父亲的肩膀,嘴唇上已经长出黑胡须的儿子,告诉陈卫国班里有一个女生喜欢他,女孩子也是一个贫困山区的,他们计划好了,毕业后一起去河南。这是陈卫国在这座城市里最想听到的消息,也许,在泥腿子像一棵大树被移植在偌大的城市,钢筋混凝土铸造的城市,他很难扎根。他在试着接近城市并为之付出无数努力后,蓦然回眸时,牵动我们生命的那根线依然在乡村。陈卫国点头让行飞回自己那座城市创业,也是树叶对根的怀念。
  当陈行飞在学业和爱情双丰收的档口,一场意外毁掉了他的所有。讲到这里,陈卫国再一次哽咽,我想把电话打过去,不想让他花钱,这是长途。但陈卫国很决绝,电话这一段,我分明感受到了,陈卫国心疼的震颤,感到他的泪水潸潸而下!我不知拿什么来安慰他,我只能跟着他一起叹息,一起沉默,一起在无限的守望中,期待一个奇迹的发生。失踪七百多天的陈行飞会突然间出现在陈卫国面前。
  时间像沙漏在指尖流走,当陈卫国沉浸在与儿子相聚的喜悦中,并商量好了这个春节卫国要在老家多呆一段时间。而且,在秋天满山枫叶红了的时候,陈行飞的爱情也尘埃落定,那位叫小薇的女孩,已经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告诉了父母,小薇的父母也同意了。生命中有很多无法预知的苦难,他会在你不曾设防的心灵打下一串疼你一生的烙印。小薇与陈行飞在万里学校双双取得了电脑网络工程师资格证书,又很幸运的被这所学校聘用,做室内装潢与动漫设计。学业的成功使来自大平原的后生行飞抱起小薇在校园门前开着丁香花的树下,旋转了好几圈。蓝天白云在此刻,在下午温暖的阳光底,见证了陈行飞和小微这对年轻人的爱情约定。正是这一幕,当大雁从澄清碧蓝的天空掠过,陈行飞永远也不会想到,与小薇牵手走上婚姻红地毯的幸福时刻,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在陈卫国被岁月干瘪的回忆中,行飞那甜蜜的微笑,以及拉着小薇走进出租屋的那一风景,定格了他一辈子趟不出的离殇。夜阑人静,行飞走失后的日子,陈卫国度日如年。
  日复一日在江浙沿线出车,早出晚归。行飞担心父亲的身体,披星戴月的工作,常常在出租屋做好了饭菜等卫国回来。冬天的宁波下了一场雪,单薄的雪花悄悄覆盖着一切,如此一个雪花清扬的日子,对行飞和卫国来说却是终生难忘。早晨,一如既往出车的卫国,匆匆吃了点昨夜剩饭,因为行飞晚上温习功课睡得很晚,今天破天荒没起来给父亲做饭。卫国心疼儿子,在煤气罐上为他做了几个荷包蛋,临出门时忘记了关掉煤气阀。疲于奔波,不得不操劳。老家的那双儿女还有美莲等着他将钱寄回去,贴补家用。宁波的这场雪是卫国到该地区后最大的一场雪,万里江山沉默在银装素裹中,这样的天气司机出车加十二分的小心,美丽的西湖杨柳依依,卫国哪里有心情欣赏风景。来宁波这么久,陈卫国作为异乡人,无法融入这座城市。他满身的胭脂气拒人千里之外的繁华都是卫国这等下里巴人望尘莫及的。太多的农民工当他们辛苦建设了城市的高楼大厦,那里并没有留给他们一砖一瓦,鲜花与掌声从来都是与农民工无缘,像陈卫国洒尽汗水,背着灵魂上路,抛给城市的永远是一个模糊的背影。
  那晚出车回来已经是深夜,推开出租屋的门,房间里狼藉不堪,衣服被子扔的满地都是,儿子行飞不见了,陈卫国预感到事情不妙,以往行飞会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陈卫国急忙查看了厨房房里每一个角落,没发现异常。给小薇打电话,五经半夜的小薇说,一天也没看到行飞了!陈卫国头皮发麻,困意全无,夺门出去寻找,茫茫的雪地,何处寻找?码头车站能想到的地方,陈卫国都找了,东方露出了一线曙光,又冷又饿的陈卫国仰天叹了口气,凝视着熟悉却又陌生的城市街头,他落泪了。儿子,你在哪里?爱的呼唤也许感动了上帝,在城市一个拐角他看到了头上身上沾满雪花的儿子,走进行飞,他却不认识了父亲,拒绝了陈卫国伸过来的厚厚的手掌嘴里直嚷:别吵,别吵,不要动了我的外星人!说着话,行飞踉踉跄跄全然不顾父亲的存在向前走去。卫国的心一下子扎进了冰窖里,行飞是不是感冒发烧,犯糊涂了,连自己的父亲也认不出来了?陈卫国几个箭步追上去,一把将儿子揽在怀里,接着,拦了辆出租车把行飞送进了医院。由于是礼拜天,主治大夫不在,值班的小护士草草给行飞看了一下,说是感冒,挂了滴流。手机响了,又是来催卫国出车的。陈卫国请不了假,等行飞打了两个滴流,抓了些感冒药,就和行飞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做了点米粥,让行飞吃,临走嘱咐行飞不要去上学了,等身体好了再去。这时候的行飞甚至还算清醒,点了点头,静静地躺在床上,陈卫国带上门,望了儿子一眼。
  宁波的雪不是很久才融化,太阳出来后,地面的积雪渐渐的消融了,打开车窗,陈卫国深深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不敢有睡意,对行飞的担心切入骨髓。但他不能不坚强,他是父亲,是一个家的脊梁。一夜没睡,腿脚都是麻木的,卫国只好硬挺着。或者,儿子行飞今晚回来就好了,为他准备好了晚饭,还会叽叽喳喳的和他讲学校里的故事。带小薇回来吃饺子------
  这天夜里,陈卫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房,儿子又不见了踪影!陈卫国也没来得及歇息,一头扎进浓浓的夜色中,天上没有月亮,几颗星星也慵懒的泊那里。陈卫国依稀感到儿子不会走远,沿着城市那些灯红酒绿的宾馆,酒店,歌舞厅。陈卫国终于在一家网吧门前发现了行飞。此时的行飞又一次不认识自己的父亲!难道是患了失忆症?不可能,行飞的头脑一直很聪明,也没有什么后遗症,怎么会失忆呢?
  陈卫国抱住儿子,行飞身上冷冰冰的。在父亲的怀抱里行飞挣扎着,大声喊着:别碰我的外星人,别碰我的外星人!陈卫国摇晃着儿子的肩膀:行飞,你到底怎么了?告诉爹!你想急死爹啊?!陈行飞继而狞笑不止。陈卫国只好把他再次送进原先那家医院!这次,因有主治医生在场,行飞的病很快得到了确诊,纯属煤气中毒引起的神智混乱!赶紧办理住院手续!在医院呆了不到三天,一天夜里,寒气逼人,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陈卫国连夜未睡好,就合衣躺在行飞一边那个刚出院的病人床上。凌晨三点,卫国被一泡尿憋醒,睁开眼望向行飞的床,哪里还有儿子的影子!这一下陈卫国真的慌了神,他马上发动在宁波打工的老乡,四处寻找。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要妻子美莲速来宁波帮着寻找,陈卫国和老乡找到天亮,未果。接着,卫国在当地派出所报了案。一张寻找行飞的大网在宁波撒了下来,向其他各大城市网去。宁波电视台报纸也头版头条刊登了寻找陈行飞的文章!十天二十天过去了,行飞依旧音信全无。行飞的照片在各种报刊杂志出现,因没有寻人经验,陈卫国却帮别人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他的行飞就像在人间蒸发了。
  余姚市,慈溪市,一路向西。陈卫国和美莲马不停蹄的找寻着。他们的脚步踏遍了江浙一带,他们在天地间呼唤着行飞的归来,绍兴,杭州的各大救助站,精神病院一切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恨不得把整个地球都翻遍。掘地三尺把行飞找到。但没有一点线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陈卫国夫妻感到了一丝丝绝望,加上公安局没有确准陈行飞的任何行踪,无法立案,就象征性的记录了一下。生活还要继续,老家和女儿还要照顾,美莲泪别陈卫国回到乡下。陈卫国照样出车,边出车边寻找儿子。小薇姑娘在获悉陈行飞因煤气中毒完全丧失记忆,在陈卫国家露了个照面,就再也没来。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仅仅是不堪一击的空中楼阁。陈卫国仿佛被抽取了岁月精华的麦穗,苦苦支撑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灵,活在这个世上,他坚信,儿子还活着,只是在某一个他尚未找到的角落。工作的强度很大,他基本没时间找寻行飞,就将儿子的事公布在几家网站,沈浩寻人网,北方寻人网,南方寻人网,宁波寻人网,武汉寻人网,人肉搜索,全国各大寻人网站等。只要有一线希望,做父亲的岂能放弃!梦里心里行飞的一笑一颦都在眼前晃动。这期间,也有主动打电话给陈卫国的,说是见到他的儿子,怕是骗人,因为有几次卫国按照那些人提供的地址去了,见到的流浪娃子并不是行飞。卫国心有些冷。也有的说是给找到了,但不许陈卫国去见面,对方还索要钱财,陈卫国越来越迷茫了。不知走过了多少个城市,走过了多少乡村,脚上的鞋破了很多双,儿子没有一点踪影。
  他期待着一个奇迹,有一天行飞一如从前,笑嘻嘻的出现在他面前!文章写到这里,时至中午。我不知道该如何安稳陈卫国那颗焦虑的心。我在想,有这样一帧画卷,刚五十岁的陈卫国,在行飞失踪后,一夜之间华发苍苍!这位刚强的汉子,却大山一样站立着。他觉得幂幂之中,儿子在呼唤着他。牵引着他向行飞走去。
  我很遗憾不能为陈卫国做什么,天地之间,什么是永恒?唯有亲情是维系这个人类繁衍生息的纽带。这个社会只要人人都奉献一点爱,哪里还有阴霾?陈卫国活在当下,愿我的文字能牵动更多的有心人,为找寻行飞献上微薄之力。请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阳光有真爱的,因为,父亲的共性,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怀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未来的日子,希望寻找河南陈行飞的行动得到许多新闻媒体和网站的支持。
  文章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叶子就是想让陈卫国在社会广大人士的关注下,尽快找到失踪两年之久的孩子陈行飞,使他们父子早日团聚。

原文地址:http://www.mxwnxs.com/a/sanwenshi/sanwenpindao/2012/1026/3123.html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哑妻想家,丈夫带她寻亲
  • 父子相寻21年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