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今日女报:那个“黑桃A”是你丢失的爱子吗?
发布时间: 2008-01-15 14:35:46 被阅览数: 37286 次 来源: 今日女报2006年12月26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本报联合“寻子大使”将在湖南免费发放“寻子扑克” 

文/本报记者 夏镇龙 

“寻子大使”策划“寻子扑克” 

  12月25日,“寻子扑克万里行”活动发起人沈浩表示,第二批“寻子扑克”的印刷和免费赠送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之中,第二批扑克计划暂定印刷5万副,它将从第一批扑克里选出13个家庭的14个失散孩子作为“主角”,每个失散孩子都将占有扑克牌的4个花色,其相关资料也将印制在上面。沈浩告诉记者,此前,他已经印制了第一批“寻子扑克”,并为此先后4次来到湖南,使湖南的两名失散孩子上了第一批1万副“寻子扑克”。 
  今年38岁的沈浩原本是安徽省滁州市一家国有企业的工人。1999年,他辞职自学网络知识,主要靠帮企业建立和维护网站来维持生活。此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走上了帮人寻找失散孩子的漫漫寻子路,并因此名扬全国,获得了安徽省优秀青年志愿者、省“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等称号,群众亲切地称他为“寻子大使”。 
  2001年1月,湖北省宜昌市3名女孩子因为会见网友而离家出走,她们的家人万分焦急,到处寻找,此事被湖南某媒体进行了报道。沈浩无意中看到了这则报道,立即涌现出一个念头:既然她们因为网络出走,何不开一个专门的寻人网站,依靠网络把失散的人找回来?不久,沈浩的寻人启事网站正式开通。6年来,沈浩通过“寻人启事网站”发布失踪者信息5000多条,并帮助300多名失踪者回到家中。 
  然而,沈浩很快发现,不少贫困山区及网络尚未普及的地方,根本不能上网,靠网络寻人存在相当大的局限性,而根据他的调查,实际上相当一部分失散人员尤其是儿童都流落到了边远农村。怎样才能让“网络盲区”及时获悉失散孩子及其家长的联系方式呢?沈浩苦苦思索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 
  后来,沈浩在电视中看到美军采用扑克牌的方式通缉伊拉克战犯,随后又在新闻中看到河南省警方通过扑克牌抓获了通缉犯的消息,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副扑克牌至少能印上54个失散孩子的信息,我何不也采取扑克寻人的方式呢?” 
  今年3月,沈浩从合肥出发,途经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广东等地,用44天的时间,接触了上百个走失孩子的家庭,搜集失踪孩子资料,每个上扑克的孩子收取600元费用。 
  沈浩每到一地,都会到处打听哪里有失散孩子的家庭,然后直接找上门去:“我打算印一副‘寻子扑克’帮你们寻找孩子。”许多文化程度很低的家长半天弄不明白“寻子扑克”究竟是怎么回事,沈浩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之后,对方一听说每个上扑克的孩子要交几百元费用后,又怀疑他是骗子予以拒绝,有的甚至打电话报警要抓他。“有时候,我真的想放弃算了,一路的辛酸有谁知道啊。”沈浩感慨道,如果要把帮人寻子的事情长久地做下去,那么收取成本费是非常必要的。 
  沈浩终究还是没有放弃搜集失散孩子信息及筹集经费的行动,在走访了7个省的13个城市后,今年8月,浙江宁波一家扑克牌生产厂家被他苦行僧般的执著感动了,答应帮他免费印刷扑克牌。8月底,在搜集了27名失散孩子的资料后,沈浩的第一副“寻子扑克”问世了,首批印数为1万副。 

湖南两儿童上了“寻子扑克” 

  沈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心里清楚,1万副扑克发放到全国是个太小的数字,而由于第一批扑克只搜集到27个孩子资料的情况,1万副扑克印刷和发放等成本一结算,资金已基本没有节余。所以,第一副扑克他主要选择在一些城市免费发放,并通过与当地媒体互动来扩大影响,对于失散孩子极有可能流落到的农村地区,他将通过加印的方式来进一步扩大扑克的发放面。 
  对于为什么要向每个印上扑克的失散孩子的家长收取600元这一问题,沈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定制品质适宜的扑克,厂家报价为每副2.2元,最低印量1万副,加上运送至各地免费散发、前期收集信息的费用,至少需3万元。整个操作过程如果没有商业赞助的话,那么至少要收集五十多户家庭的信息,才能基本保持收支两抵。 
  所幸的是,浙江宁波那家印刷第一副“寻子扑克”的厂家免去了制作费用,这才使得沈浩可以把所有的收入投到散发扑克上。尽管如此,沈浩在免费散发到7个城市后,钱已经花空了,他只好打道回府,继续筹集资金。 
  为了搜集第一副扑克上失散孩子的信息,沈浩曾经至少4次来到湖南,在他的努力下,湖南有两名失散孩子的照片和基本信息印上了第一副“寻子扑克”。 
  第一副“寻子扑克”中的“黑桃A”上的小男孩虎头圆脸,大眼睛,壮实,一笑就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这个小男孩叫戴特株,小名叫特特,1999年5月出生于湖南省怀化市。2004年3月23日下午5点半,写完作业的特特到楼下去玩,奶奶李丽华因为忙着辅导比特特大三岁的孙女写作业,没有立即下楼去接特特。半小时后,李丽华下楼去接特特,特特已经从自家门口失踪,从此杳无音信。 
  特特失踪后,戴家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氛围一去不返,父亲戴宏科和母亲王丽玫去了江西打工,奶奶李丽华在自责中精神恍惚,最后不得不到昆明的女儿家休养;性子执拗的爷爷戴子初聘请了4组共16人的寻人小组,分赴福建、浙江、广东、海南、江西、安徽、湖南和湖北等地搜索特特的踪影,每人每日付给40元钱左右的工资。寻人小组先后几次跑遍了长江、淮河以南的所有南方省份,以及河北、山东、陕西三省,散发了500万张寻人启事,但特特依然踪迹全无,至此戴家已经花费了约40万元,特特的亲人们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正在戴家陷入绝望时,沈浩的到来使他们又看到了一线希望。今年3月,当沈浩带着印制“寻子扑克”的想法找上门来时,戴子初毫不犹豫地签了协议,“500万份的寻子启事都印了,花点钱印我孙子的寻子扑克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不会放弃任何寻找特特的一线希望!”戴子初说,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谁能帮他找到孙子,谁就是戴家的大恩人。 
  在戴子初和有关人员的介绍下,沈浩先后多次来到湖南拜访失踪孩子的家长,在被一些家长当作骗子拒绝后,他与湖南郴州市失踪的6岁小男孩罗超凡的家长达成协议,罗超凡的信息出现在了“红桃K”上。 

“寻子扑克”将来湖南免费发放 

  通过扑克牌寻人这种方式,效果究竟如何呢?“我对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现在第一副牌中的一个孩子已经有了下落。”与沈浩合作寻人活动的联合寻人网站站长刘德志口气坚决地对记者说。沈浩本人也向记者表示:“虽然‘寻子扑克’散发面还非常有限,但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沈浩介绍,由于他带着“寻子扑克”在全国各地到处发放,加上所到之处媒体的宣传,“寻子扑克”发现了不少失踪孩子的线索,很多热心人看到了扑克牌上孩子的照片后,对照来历可疑的孩子进行比较,有的甚至将可疑孩子的照片传给沈浩,这不仅使沈浩掌握了更广泛的线索,也使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寻找孩子的队伍中来,“寻找失踪孩子光靠我的网站和‘寻子扑克’还远远不够,需要更多的部门和爱心人士来关注失踪孩子的命运。” 
  第一副扑克牌中一名南京市走失孩子在失踪半年时间后,当地市民发现了这名孩子已经溺水身亡,随后联系上了孩子的家长。“虽然孩子死亡是我和家长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但是,与其让家长在痛苦的煎熬中焦急寻找,孩子溺水身亡的确切消息,对家长来说不啻是一种结束寻找的解脱。” 
  有网友发现“红桃8”上的两个男孩中的一个与河北邢台威县某村民收养的一个小男孩非常相像,立即通过网络告诉了沈浩,沈浩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失踪孩子的家长李健。南京市民李敏失踪的儿子李宗宇也在“寻子扑克”上,有人怀疑淮北某居民收买的孩子就是李宗宇,将收买者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沈浩。这两个线索,目前当地警方正在核实中。 
  由于第一副“寻子扑克”的第一批1万副牌已经基本散发完毕,但前来索取和自愿充当寻人志愿者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沈浩只好着手联系厂家赞助印刷第二批,“第二批计划加印5万副,生产厂家已经联系好,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生产出来了。” 
  同时,沈浩正在着力搜集第二副“寻人扑克”的资料。由于有了第一副“寻子扑克”的影响,第二副扑克牌资料搜集工作顺利多了,目前,他已经搜集了44个儿童的资料,等到集齐52名失踪者的资料后就可以联系生产厂家印刷。 
  沈浩在长期的寻人过程中还总结出了八大经验:不要让8岁以下幼童独自在家,要掌握幼童行踪,上幼儿园须家长接送;教幼童不要听信陌生人的话,勿吃陌生人的东西;勿让幼童到僻静地方玩耍;告诉幼童不要让他人触摸身体,要鼓励他们说出遭遇;让幼童与邻居熟悉,让他们知道遇事可找邻居;孩子随身应携带家庭电话号码;准备好幼童的近照、牙科记录和指纹以备急用;幼童外出时,千万不可离开视线范围。 
  同时,在本报记者的联系下,沈浩表示,第一副第二批“寻子扑克”一生产出来,他将马上联合本报在湖南免费发放。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天府早报:5万副“寻子扑克”找娃娃
  • 华西都市报:“寻子扑克”成都首发5万副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