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新京报:寻子扑克,让孩子找到回家路
发布时间: 2008-01-15 16:33:44 被阅览数: 129742 次 来源: 新京报2007年5月11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沈浩将失踪人员头像印在扑克上有偿帮助寻找,期待中国建立儿童失踪预警机制 

  ■人物简介




  沈浩摆出他的招牌姿势,手里拿着四张寻子扑克,AK47。 

  沈浩 安徽滁州人,39岁。2001年,他创办寻人启事网,致力于寻人服务,希望能以商业化网站,做公益化事业。6年后,寻人启事网成为中国存活时间最长的寻人网站。他用自己的商业网站来支撑寻人网的运行。 

  去年,他把失踪儿童照片印制在扑克上,到全国各地免费散发,开始了扑克寻人,曾因向失踪儿童家长收费引起争议。 

  今年,他还计划在扑克上印上一些防拐知识,能防患于未然。他说,期盼有一天,寻人网可以关闭,在中国不再有人失踪。 


  4月18日,丢失了45天的杨诗湘回家了。她的照片本来要出现在第三套寻子扑克上的。现在,她的归来作为一条喜讯,登在了沈浩的寻人启事网上。 

  寻子扑克至今印制了两套,只有两个孩子被找到。一个被发现死于小区门口的水塘,另一个被人送了回来。但这两个孩子的找到和寻子扑克并没有直接关系。 

  对于这个结果,沈浩很平静。在他看来,寻子扑克只是一种传播信息的方式,但无法否认这种尝试。很多人问沈浩,通过什么方式最容易找到人。“能找到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他说,寻人从来就无一定之规。 

  网上找人 

  抓回上百个小网虫 

  他会从家长那儿要到失踪孩子的QQ号,只要他们一上线,就通过技术手段判断出其位置 

  沈浩,大眼浓眉,不说话时习惯把嘴抿得紧紧的。说话时,语速很快,一个问题回答完了,嘴立刻又抿起来,从不补充。 

  他的寻人事业是从网上开始的。2001年,寻人启事网成立。触动他的是,报纸上报道小孩儿离家出走会网友,让他想到,从网上丢失的人,也可以从网上找回来。 

  2000年沈浩开始接触网络,之后从国企辞职。他说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国企留不住。利用对网络和计算机的熟悉,他在安徽滁州创办了信息网和寻人启事网。他的策略是,靠寻人网来打知名度,靠信息网盈利来支持寻人网。 

  什么样的人最好找呢?沈浩说,是小网虫。到目前为止,他找到了上百个网虫。他的QQ里专门有一个栏目叫“离家的孩子”。孩子失踪后,他会从家长那儿要到出走孩子的QQ号。只要他们一上线,他就通过合法的技术手段判断出孩子的IP地址,从面定到点,最后具体到某条街,某个网吧。 

  知道了孩子在哪里,但不一定都能找到。他一般都嘱咐家长,到了网吧先别急着抓孩子,要先看看网吧有没有后门。 

  这缘于一次教训。有一次,一位家长开车几百公里从皖南到皖东,从网吧前门进去,孩子看到父母后从后门溜了。沈浩让家长以网吧为圆心,在半径500米内找人,第二天从附近的一个学校门口找到了孩子。“前后门一定要都有人堵”,沈浩多了条经验。 

  通过挂QQ找孩子,要耗费大量时间。沈浩有十几个QQ号,用来加那些离家出走的网虫。每天挂在网上十几个小时,等待孩子上线是很经常的事。沈浩带着调侃的语气,“我长期坐在板凳上,肚皮比一般人都大。”他记得曾经花1980元上网费找到一个孩子,收取的服务费是200元。 

  受美军启发 

  将失踪者印上扑克 

  刚开始,有的家长一听要交600元钱的服务费,掉头就走 

  从网上找人到扑克寻人,沈浩说他还是受美军的启发。 

  2005年11月,沈浩从美军用扑克牌通缉战犯,想到了用扑克寻找失踪儿童。对于这种方式的可行性,他和同行的一个负责人探讨了4个月。探讨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取得失踪者家长的信任。沈浩说,失踪者的家长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他们长期得不到线索,体验了人间的悲凉,和他们交流,非常容易产生隔阂。 

  合作伙伴刘德志还记得,两个人商量寻子扑克的可行性时,沈浩经常会跟他说,心里没底,要谨慎。 

  探讨的结果是,先和寻子联盟接触。国内有一些城市有自发的寻子联盟,每个联盟都有负责人。沈浩结识了昆明、贵阳、东莞等地的联盟负责人。“我当时很乐观”,沈浩算了笔账,贵阳一年就有200多个失踪的孩子,昆明一年有300多个,收集几十份失踪人资料很容易。 

  从2006年3月27日开始,他到江西、湖南、贵州等地花了45天时间,和很多家长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可是,到贵阳3天、昆明10天,找了3个寻子联盟,只收到一份同意扑克寻人的失踪人资料。有的家长一听要交600元钱的服务费,掉头就走。 

  经过努力,最终第一套寻子扑克收集到了26个家庭的资料(一套寻子扑克54张,除掉大小王还剩下52张,每个资料印制了两份)。 

  扑克找人 

  一张牌后一个故事 

  家长说,希望失踪了的孩子看到扑克,能够想起回家的路 

  平时,清早起床,沈浩先要看看订制的百度新闻,关键字是离家出走和寻亲。随后是不断地接寻亲电话。他有两个手机号码,一个全球通,一个联通。打到全球通上的,他会先挂掉,用联通的回过去。他每个月的手机话费清单有三米长,平均一天要换三块电池。 

  沈浩目前的生活相对寻人之初已经平静了很多。最初,他听失踪孩子的故事,听得“天天泡在眼泪里”。他说,2005年自己一度濒临崩溃,把所有的工作都放下,到厦门的海边看海喝酒。在他的助手蒲女士看来,沈浩是把寻子扑克作为一种追求来做了。 

  现在,沈浩接到电话,一般让对方提供主要信息,听故事的责任落到了助手身上。他说听多了受不了,要让自己淡出来。 

  但是,对于上扑克牌的孩子,他要和家长签协议,每个孩子的故事他都会完整听完。已经了熟于心,他拿出一副牌,摊开,随便抽出一张,就能讲出一个家庭的故事。 

  黑桃7,谭庆。爸爸在江苏常熟打工,爷爷由于疏忽把孩子丢了,父子两个反目成仇。 

  常熟成了伤心地,但怕孩子回来找不到家,爸爸一直呆在常熟。当沈浩到重庆去发扑克的时候,谭庆的爸爸告诉他,“一定告诉我的重庆老乡,出门的时候把孩子看好了。”沈浩说起这些故事,声音会往下沉。他说,在中国,往往丢了一个孩子,一个家庭从此就被毁了。有的家长会用一生来寻找孩子,家长说,希望失踪了的、长大了的孩子看到这副扑克,能够想起回家的路。 

  从去年到今年,沈浩记得已经到17个省、40个城市发放了寻子扑克。住的旅馆多为100元以下,如果有朋友买单,他也偶尔会住上星级的旅馆。 

  沈浩选择发放扑克的地点,多是失踪儿童的流入、流出地。比如河南、福建、广东等等。 

  每次免费发放扑克,他都会遇到当地的一些帮助,很多人看到这些扑克,也会唏嘘不已,有些家长跟他一起发扑克。 

  现在扑克主要在城市里散发,是因为城市里传播范围广。但很多儿童是被拐骗到山区和农村,那里是互联网和传播的盲区。沈浩希望哪天有了钱,就能够开着车到那里挨村发扑克,那样也许会有更多的孩子能被找到。 

  两套扑克牌已经印了7万副,收到600多条反馈消息,还有些人将街头流浪儿的照片拍下反馈过来。沈浩认为家长不是专业人士,所以牌上留下的都是网站的号码。经过网站的甄选,反馈给家长。期间,沈浩收到很多诈骗短信,诸如,想要孩子活就拿20万等等。他庆幸没有把家长的电话登出来,“这些信息他们看了会疯掉”。 

  寻人六年 

  孩子多在城中村丢失 

  一万份扑克又被印出,上面增加了防拐常识和寻人方法 

  从2001年创办寻人网站至今,用沈浩的话来说,为380例成功寻人提供帮助,包括亲自找到、提供寻人方案等,现在网站有9000多名志愿者。 

  由于寻人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也有人质疑沈浩的动机。对此,沈浩的回答也没有回避,一副扑克的收入减去印刷和宣传费用,只赔不会赚,“有了名气,我的商业网站更好运作,才能有更多的钱支持寻人网,如果炒作能够有更多人关注失踪儿童,那就算是炒作吧。”6年的寻人经验,让沈浩对失踪儿童的找回有自己的看法。中国失踪的孩子很多都是外来务工者的孩子,大多在城中村丢失。他希望外来务工者一定要想办法多抽点时间来看住孩子。 

  他还期待中国儿童也有美国那样的失踪预警机制,一个孩子失踪后,广播、电视、高速公路指示牌,甚至彩票中心都会有这个孩子的失踪信息。他认为,孩子失踪的前几个小时最为关键,在中国失踪报案要超过24小时,24个小时足以让一个孩子从北京到中国的任何地方。 

  4月30日,沈浩又印出了一万份扑克,是前两套扑克的加印版,上面增加了防拐常识和寻人方法。 

  以前寻到人沈浩很兴奋。 

  现在寻到了,他会说一声,哦,知道了。然后,平静地把这个人的资料从网上删掉。他说,经过这几年,人老了,累了,“寻人不能让我没有自己的生活”。 

  摄影记者要给他拍照,他说,“我拿一把AK47吧”,说着,从扑克里找出了这四张牌,举在面前。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张寒 

  本报摄影本报记者 韩萌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浔阳晚报:寻子扑克万里行 找寻九江失踪儿童
  • 深圳电视报:“扑克”背后:寻子路悠悠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