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江淮法治杂志:沈浩:人海中的“寻人”者
发布时间: 2008-01-14 23:10:56 被阅览数: 35583 次 来源: 江淮法治杂志2006年第四期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文/图 江淮法治杂志记者 张万金



[图片说明:在网上“寻人”的沈浩]


  除了生存和死亡,人还有第三种存在状态吗?有,那就是——失踪!目前在中国以及世界上很多国家,人口失踪都成为一个较常见而又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据媒体称,我国每年人数十万人失踪,这其中因为出走、因为被拐骗,或者因为其他未被理解的原因失踪。那些离失亲人的家庭往往选择报案,可面对这类报案,公安部门只对可能构成刑事案件的立案,更多的只能是登记协查。在国外,包括很多发达国家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
  通过家庭自己的努力来寻找亲人几乎成为惟一的途径,而这一途径所带来的效果微乎其微。于是,民间力量应运而生。在安徽省滁州市有这么一位年轻人,他办了一个公益性的寻人启事网站,5年来,他在全国各地招募了8241位志愿者,为近300个家庭成功寻人提供了帮助。他就是沈浩。

  沈浩1968年出生在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乡下,1988年高中毕业后在该市房地产登记发证办公室做登记员。1989年7月的一天,因工作关系他来到一姓伍的人家,谈话中得知伍家上中学的女儿说出去买个信封,便再也没有回来了。年轻人的心被深深地触痛,他要一张女孩的照片,以后每到一户人家登记房产,就不厌其烦地拿出照片,询问别人是否见过这位少女。遗憾的是,一直没有结果。因此沈浩心头多了一份心结。

  2003年3月,沈浩开始了个人创业。因为技术精湛,服务好,他的电脑工程部在滁州业内很快便小有名气。2000年8月,滁州市启动企业上网工程,沈浩从此与网络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沈浩又建设立了滁州市一家综合性生活资讯门户网站“皖东时空”。

  2001年1月初的一天,沈浩无意中在《扬子晚报》上看见一篇题为《少女离家出走会网友》的报道,报道了3名出走少女家长忧心如焚的心情。沈浩又想起了伍家失踪的小女儿,十多年了,她的失踪仍是一个谜。沈浩顿时冒出一个想法:这3个少女因为网络失踪,为什么不能通过网络把她们找回来呢?我可以开办一个寻人网站,帮助那些寻找丢失亲人的人。

  2001年1月15日,沈浩正式开通了“寻人启事网站”。网站一开通,沈浩就贴出一条措词诚恳的招募启事:

  人海茫茫,找到一个失踪的人非常困难。但我们想象一下,失踪者亲属那渴盼亲人团聚的心情,我们就应该也有责任帮助他们。也许只是您的一封短信,或是您的一个电话,便让失散的亲人们团聚在一起了。我们需要更多的朋友参与,共同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为此,我们招募‘寻人启事网’志愿人员。希望您能关注这个网站,看看寻人启事中的失踪者是否就在您身边不远的地方,然后通知我们或者他们的亲人……

  这条招募启事立刻吸引了众多热心人的眼球,志愿者纷至沓来。其中有学生、教师、警察和各级政府公务员等。

  从此,沈浩便卷进了一个又一个交织着浓厚的爱、揪心的牵挂与无尽烦恼的亲情悲喜剧中。

寻找“失恋的柏拉图”

  王明是河南某市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2001年12月10日,他突然失踪了。家人求助于沈浩的“寻人启事网站”。可是,家属不愿提供王明的照片,因为担心这样一来就会毁掉他的生意。他妻子只提供了他的网名:失恋的柏拉图。 

  沈浩开始在网上搜寻,发现叫“失恋的柏拉图”的人共有50多个。沈浩逐一分析他们的资料,再对照他家人提供的资料,渐渐将目标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沈浩将他加入“我的好友”。三天后,“失恋的柏拉图”也将沈浩加入“好友”,12月17日,他们终于在网上遇到了。

  这位‘失恋的柏拉图’原来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和妻子非常相爱。1989年,他辞去大学教职,下海经商。在商场上获得成功之后的他身边开始有美女环绕,但只要一想起妻子那纯洁的面容,他便自觉收回了动荡的心。但是,此时的妻子却变了:生意做成功,她便兴高采烈;当他失败而归时,她就失望叹息,甚至不停地唠叨和指责。导致“失恋的柏拉图”在12月10日离家出走的直接原因,是他在生意上被一个朋友狠狠地骗了一把。妻子不仅没有安慰他,反而骂他“呆书生,愚蠢至极!”他一气之下便从家里失踪了。

  “男人不能哭泣,除非他亲爱的狗死了!”这是“失恋的柏拉图”在17日晚聊天中留给沈浩的最后一句话。他们约定下次再在聊天室“见面”。 

  沈浩一边同“失恋的柏拉图”聊天,一边查到了网上显示的IP地址,判定他并没有走远,就在郑州。下线后,沈浩立即用电话通知了他的妻子。王明的妻子和亲戚及时赶到郑州。19日晚上,沈浩和“失恋的柏拉图”又在网上聊天室见面了。沈浩和他聊家庭、聊事业。他要设法“拖”住王明半小时以上,好让他的妻子和亲戚查到他此刻所在的网吧并赶过去。沈浩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便直言不讳地告诉“失恋的柏拉图”:“我是寻人启事网站的站长,受你妻子和家人的委托,正在网上找你。……” 

  “失恋的柏拉图”在网上愣住了,只发来一个大大的“?”和“!”。沈浩不由得也激动起来:“你再等一会,然后转过身去!”沈浩不知道等一会王明和妻子见面会是一种什么情景。没过一会儿,“失恋的柏拉图”就发来一句话:“我妻子找到我了!她拥抱了我!狗没有死,但我哭了!”沈浩虽然见不到这激动人心的场面,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后来,“失恋的柏拉图”和他的妻子都成了“寻人启事”的志愿者。 

帮300个家庭找回亲人

  一对家住滁州的父母至今对沈浩感激不已,因为是沈浩帮助他们找回了因迷恋网吧而离家出走的女儿。那是发生在2002年5月里的故事。“五一”节期间,这对父母求助到沈浩。沈浩立即根据父母提供的QQ号码在网上开始寻找工作。2002年5月5日23点15分,沈浩在网上“逮住”了与QQ号码相对应的网名为“放肆情人”的女孩。5月10日,沈浩给“放肆情人”发了封电子邮件:“这一段日子,你的母亲每天晚上做梦,都是梦到你出了什么事,半夜被噩梦惊醒……母亲节时,你可以打个电话给妈妈,向她报声平安吗?”

  “放肆情人”正是老夫妇俩苦苦寻找的女儿。她感动了,并主动与沈浩联络,表示自己一定回家陪母亲过节。2002年5月12日,母亲节这天,她果真回到了家中。这封信被“寻人启事网站”的一个合作网站转载,令沈浩更为欣慰的是,这封信同时又留住了远在辽宁省辽阳市的另一女孩。5月17日这个女孩用“我不走了”署名,在网站上留言:“本来我已准备好了行囊,想离家出走。看到这封信,我放弃这个决定。谢谢‘寻人启事网站’帮助我找回了迷失的心。”据沈浩介绍,这次在网上寻找“放肆情人”,光聊天记录就打印了163页,多达6万字。

  2002年3月底,台湾同胞印先生怀着试试看的心情向“寻人启事网站”发了一封寻亲求助信。仅用两天时间,就有了印先生失散多年的妹妹的下落。当沈浩收到 “我已经和妹妹联络上了。真感谢你们!”的回信时,他觉得非常自豪。

  5年多来,沈浩就这样凭着耐心、细心、热心和爱心,将一个又一个失散的人送回到了家人的怀中。

  截至2006年1月1日,“寻人启事网站”已发布了经核实的图片寻人启事464条,为近300个家庭找到亲人提供了帮助;浏览量达到200多万次,志愿者突破了8000人;全国100多家网站为“寻人启事网站”提供了友情链接,成为国内访问量最高的寻人网站。

[图片说明: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报道沈浩的事迹]

“独行侠”的尴尬

  沈浩是尴尬的,因为他缺乏身份,缺乏一个可以被有关部门认可的身份。当他试图和有关职能部门进行交流的时候,他不得不面临一个交流主体不平等的现实。 

  “为了寻人,我可以私下找朋友帮忙,这些朋友中有警察,有法官。可由于在身份上不能对等,我不可能得到有关部门的任何支持。”沈浩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到北京,想和当地公安部门就寻人问题在信息上进行交流,很遗憾,他们连门都没让他进去。

  这样的尴尬,让沈浩更多意义上只是个“独行侠”。

  沈浩曾站在一张贴着“寻人启事”的电线杆面前,观察路过的100个人。有97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这张浸泡着那些家庭全部希望的纸张;有3人只是稍微扭下头瞟了一眼,就匆匆离去…… 

  因此,仅仅依靠家庭的个人力量,根本不可能解决这个社会问题。这些家庭的一切尽可能的努力,大都是徒劳的。 可在现实情况下,有关部门对于这类人口失踪情况的关注,也只能是被动的。据记者了解到,公安部已经开始筹建全国性的失踪人口信息系统,但是,对失踪人员家庭来说,这个举措到底能带来多大的实效,依旧是个未知数。因为对人员的突然失踪来说,不光有刑事上的原由,也有其他形形色色的原因:有家庭问题,有工作问题,甚至还有心理问题。在这么多原由下,假如硬要让作为单个部门的警方来承担这个职责,确实有勉为其难的地方。因此,他们在面对人口失踪的问题时,也是尴尬的。尤其在基层派出所,几个警察,除了管理户籍、保障治安之外,还要应对各种各样琐碎的事情。说实话,他们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再抽出警力去寻找毫无线索的失踪人员。尽管警方有自己的查找失踪人口的数据库,但这主要是用于刑事破案。如果有人来报人口失踪,警察所做的最多是将信息输入内部信息库,一旦没有了线索,就只能是束之高阁。 

  沈浩告诉记者,去(2004)年8月,他受美国一位女华侨之托,到上海找她28年前军训时的班长,但有关方面就是不提供任何信息,说他没有司法调查权。沈浩有些伤感:“做这种公益事业,如果得不到支持就太难了,有时候真想撂下去专心经营‘皖东时空’。”

  很多专家在接受采访时都认为,中国社会处于转型阶段,随着社会人员流动的加剧,传统户籍制度和社会结构都面临着新的问题,需要新的解决方法,可是适合形势需要的人口管理机制还跟不上,所以人口失踪问题更加严重地凸现了出来。

  从现实上来说,普通个体人员的失踪,对整个社会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可如果因此而忽视了这个社会问题,那么对那些陷入痛苦的家庭又是不公正的。因为,他们需要关怀。

  如何设立这种关怀机制,就是如何建设一种失踪人口寻查机制,以这种机制来改变目前在失踪人口问题上的被动局面的问题。 “在小政府大社会的概念里,社会事务不应该也不可能由政府来包揽一切。社会有自我组织、自我管理的功能,很多事情的解决,是通过自愿而不是权力的方式。”安徽知名律师安超这样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他认为首先需要一个更好的人口管理系统,其次离不开更广泛的社会协作。“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行政手段往往是滞后的。社会问题应该由社会来解决。” 

  一些专家认为,解决人口失踪问题,必须出现一个专门的公共事务部门。这是一个在政府的支持和扶持之下,带有职业化性质的公共部门。只有这样“沈浩们”才不是“独行侠”。

将“寻人”进行到底

  沈浩有一个共10口人的大家庭,他和父母、兄弟有各自的小家庭,住在一幢自建的两层楼里,相处得非常和睦,周围的人惊奇并羡慕不已。军人出身的父亲是沈浩坚定的支持者:“这是行善积德的事,你认准了就要干到底,不能半途而废!”妻子也很理解他,帮助他整理资料,接听电话,收集信息。这些年沈浩为找人跑遍了20多个省份,耗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妻子从没有半句怨言。

  记者:据说你每年要在寻人花去近两万元,这钱从哪里来?

  沈浩:主要是依靠“皖东时空”来补贴。

  记者:志愿者提供服务时收费吗?

  沈浩:我不反对志愿者在找到人之后收取酬金。我的观点是,不强求你一定要付我费用,但我也不反对你付给我费用。但事先都会有约定,如给你提供确切线索付多少酬金,送回家要多少酬金等。不过据我所知,到目前还没有志愿者收过钱。

  记者:网站今后有什么发展计划?

  沈浩:要想有所发展,必须走公益性事业商业化运作的道路,寻求社会的赞助与支持,设立“寻人基金”,用于救助那些需要救助的失踪者家庭。如果有人或企业愿意赞助,我们甚至可以转让网站的冠名权。

  在沈浩的内心有许多设想,比如有关部门能够承认这些法律边缘人的身份,为志愿者颁发身份证明,为找人提供方便;比如在全国建立寻人启事网站分站;比如如果有人或企业愿意赞助,他可以转让网站的冠名权,等等。但其中沈浩最美好、最强烈的愿望还是——茫茫人海中,希望我能早日找到“他”!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海峡生活报:寻人“阿甘”
  • 南京周末报:沈浩:“中国寻人第一人”的苦与乐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