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站服务热线:13955003997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

图文寻人启事 寻子扑克万里行 文字寻人信息 视频 站长微博

 
网站主页 成功故事 寻亲故事 寻人经验 媒体报道 视频播报 网友评论 寻人登记
警方通告 公益活动 社会效应 网站纪事 广告制品 常见问题 网友留言 志愿者登记
 
想家了,就在心里喊妈妈
发布时间: 2009-12-07 12:04:09 被阅览数: 71853 次 来源: 贵州都市报2009年12月7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本站前言:这是2009年12月7日的贵州都市报的报道。报道中所提及在莆田发放寻子宣传册一事,即是2009年10月本站及回家网共同发放寻子扑克及寻子宣传册之事)

 

——被拐女肖光艳回家记 

 


  在亲人们的夹道欢迎中,7岁就被拐卖的肖光艳,最终回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家乡——龙里县麻芝乡牛关堡。从福建到贵州,回家的路,她走了整整25年。为了她,家人摆酒设宴,为庆祝骨肉团聚,更为驱散25年来的苦痛与悲伤。肖光艳是不幸的,却又是幸运的,如果当初被拐后,她不是将关于家乡的点滴信息记录在一张小纸条上,或许,今天的这个团聚还要漫漫无期。    


  一对父女的悲情轮回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会在女儿身上重演,只不过,这回卖掉女儿的,是人贩子而已。

  夜晚的小山村,喜庆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正当大家忙着摆宴庆祝的时候,家人发现,62岁的肖春明不见了。原来,他躲到了小溪旁,正悄悄地用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肖光艳失踪那天,肖春明和家人四处寻找,直到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挨到了天亮。老婆躺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夜。

  接连一星期,肖春明发动了所有亲戚,从龙里到都匀,直至贵阳,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女儿依旧音讯全无。

  往后的日子,除了干农活,寻找女儿便成了肖春明生活中的一大组成部分。每当过了农忙季节,他就带上女儿的照片,开始了寻找女儿的征程,他甚至在报纸上刊登了寻人启事,还托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打听,几年里的寻找结果仍然让他失望。

  肖春明依然没有放弃,只要一打听到一点蛛丝马迹,他总会义无返顾。

  上个世纪90年代,村里有个人嫁到了河南,随后托人带口信过来,说在当地发现被拐的贵州女子。于是,肖春明借了路费,找了过去,结果一周过后,肖春明却抱憾而回,惹得一家人抱头痛哭。

  女儿乖巧、听话,可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呢?肖春明陷入痛苦中不能自拔,联想到自己的身世,这一切似乎都是宿命。

  在旧社会,肖春明出生在龙里县城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父亲死的时候没钱安葬,母亲便以几块大元将他卖掉了。就这样,肖春明在麻芝乡牛关堡扎根了下来,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会在女儿身上重演,只不过,这回卖掉女儿的,是人贩子而已。     


  失亲家庭的苦与痛

  “有个小姑娘正站在村口,不知是不是你家女儿……”一听这话,王国珍赶紧丢下手中的活,一路飞奔,还摔破了膝盖。可跑过去一看,根本就不是自家女儿,她当场大哭起来。

  痛苦的,不仅仅是肖春明。

  自从肖光艳失踪后,母亲王国珍常常偷着哭,“有时候坐着坐着想到女儿,就忍不住哭”。那一年,王国珍终日以泪洗面。过度的悲伤,让她变得神情恍惚。

  有一次,村里有人无意间说了句:“有个小姑娘正站在村口,不知是不是你家女儿……”一听这话,王国珍赶紧丢下手中的活,一路飞奔,还摔破了膝盖。可跑过去一看,根本就不是自家女儿,她当场大哭起来。

  还有一次,和家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刚好当时节目里播的就是拐卖儿童的新闻。看不到一半,王国珍悄悄离开了,蒙在被窝里哭了一晚上。

  从此以后,她很害怕看电视。

  最难熬的是每一年的春节。每当看到别的家庭高高兴兴地团聚在一起,阖家团圆,王国珍一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老喜欢往村子口张望,盼望着哪天女儿突然现身。

  好心的邻村老人安慰她:“如果你女儿还活着,相信有一天她还会回来,如果你女儿不在了,你们一辈子怎么痛苦也唤不回了……”

  一家人寻找女儿的步伐始终没有停止。几个子女长大后,也成了寻亲主力。每当打听到消息,他们就会回家告诉父母,然后帮着寻找。

  家庭的不幸,让子女过早成熟。哥哥肖光文说,他从小就告诉自己,除了要好好学习外,还必须承担起寻找妹妹的责任,这样的信念一直到自己成家立业后,从未放弃过。“每次在报纸上看到被拐的孩子回到亲人怀抱,我就梦想着有一天,妹妹也像他们一样,能够回到家里。”

  就在肖春明一家为女儿失踪的阴云所笼罩时,肖光艳早已被拐到福建,卖给了一吴姓人家当童养媳。哭过,闹过,也被打过,年幼的肖光艳最终选择了顺从,一如之前的乖巧、懂事,并以自己的勤劳,博得了主人家的好感。

  因为担心忘记了自己的家乡,她把自己的名字,连同父母、哥哥的名字,写在一张小纸条上,还画下了家乡的地貌,悄悄藏了起来,她希望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家。     


  25年后的一个奇迹

  肖光文最终打电话给姚诚:“你问问她,左腋窝下方有没有一块疤?”信息反馈回来,肖光艳就是自己失踪了25年的妹妹。

  18岁那年,肖光艳和吴姓人家的小儿子结婚了。此后,相继生下了3个孩子。这些年,丈夫也在帮她打听家乡的消息。但由于没有详细的地址,肖光艳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家乡。

  转机来得很偶然。

  今年5月,中国回家网的负责人姚诚来到被拐儿童“重灾区”贵州,搜集了600名失踪儿童的资料,并印刷成册。随后,姚诚前往广东、福建等地散发寻亲小册子,开展义务寻亲活动。

  在福建莆田,肖光艳的一个侄子拿回了一个小册子,尽管在上面没有看到自己的资料,但肖光艳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在丈夫等人的帮助下,她联系上了姚诚。

  接到电话的时候,姚诚在广东,赶紧开车返回莆田,与肖光艳及其家人见了面。可是,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和父母亲、哥哥的名字,肖光艳再也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父亲是挖煤的,家里附近有铁路……这样的情况,在贵州比比皆是。

  根据自己的判断,姚诚认定:肖光艳的家一定离贵阳很近。

  火速赶到贵阳后,姚诚与贵州寻亲团负责人陈辅余一起,租了个车到花溪、清镇和平坝等地,进村入户展开寻访。两天过去,他们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姚诚向本报求助。

  12月1日,一则寻亲报道在本报刊发,一个中学同学看到报道后,将电话打给了肖光文。与此同时,都匀市公安局一罗姓警官在查询了户籍信息后,也给陈辅余打来电话:肖光艳的家可能就在龙里县麻芝乡牛关堡。

  一时间,姚诚和陈辅余的住处成了肖光艳的寻亲中转站。查询下来,肖光文一家与肖光艳提供的信息基本吻合,可是,万一认错人呢?

  肖光文最终打电话给姚诚:“你问问她,左腋窝下方有没有一块疤?”信息反馈回来,肖光艳就是自己失踪了25年的妹妹。

  那一刻,全家人喜极而泣。

  鞭炮放了几公里

  渐渐地,王国珍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泪水不知不觉落在她那长满皱纹的脸颊上。而肖春明把拳头握得紧紧的,身体也抖得更加厉害。

  12月5日下午4时许,从福州开往贵阳的K478次列车还没有进站。

  肖春明和王国珍在亲人的搀扶下,早已翘首以望。“出来了!出来了!”列车靠站,停毕,15号车厢门一打开,王国珍的眼睛紧紧盯着下车的每一个乘客:“这个不是她,这个……不是她……”

  渐渐地,王国珍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泪水不知不觉落在她那长满皱纹的脸颊上。而肖春明把拳头握得紧紧的,身体也抖得更加厉害。

  大家目不转睛盯着车厢门,乘客快下完了,可肖光艳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难道找错车厢了?”就在众人疑惑之时,“是她,就是她!”王国珍突然激动地哭喊起来,而肖光艳看到母亲后,一下子扑到母亲怀里,大叫一声:“妈!”站在旁边的肖春明此刻见到阔别25年的女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放声大哭。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迎接的队伍里,早就打出了“迎接亲人回家”的横幅。25年前,古历二月二十七,正逢龙里县城赶场,当时在村里新民小学读二年级的肖光艳,与比她大4岁的姐姐肖光贵一起去龙里赶场。当天下午,两姐妹都没有去学校上课。出发前,爷爷拿1元钱交给肖光贵,让她们两姐妹一起用。

  快天黑时,在回家的路上,肖光艳因为“自己想买作业本,希望姐姐分点钱给她”,但姐姐只顾着往前跑,并在公路坎上方的铁路上躲藏起来。找不到姐姐后,肖光艳就顺着公路哭着四处寻找姐姐,最终迷路,落入了人贩子之手,被拐到福建莆田。

  当再次回到家乡时,肖光艳早已是3个孩子的母亲。由20辆车组成的长龙,浩浩荡荡开向龙里。一路上,肖光艳紧紧握着父母的手,时而向车窗外张望。

  村子口的公路两侧,乡亲们夹道欢迎,鞭炮放了几公里远,整个小山村沸腾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连同热情的乡亲,让肖光艳几度落泪。进到家里,祭拜了祖宗,乡亲们簇拥了过来。“真像,长得和她三姐一模一样。”院坝上,肖家杀起了猪,摆上了10多桌盛宴,款待四方亲朋。

  “回到家,一切都很亲切”

  小时候不懂,我就将自己的名字,连同父母和哥哥的名字记在一张小纸条上,还根据记忆,把家乡的地貌画了下来,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家。

  “你还认得我不?”刚在家里坐定,村里的老人相继赶过来“套近乎”,可肖光艳每次都一脸茫然,然后笑着摇摇头。少小离家老大回。

  眼前,这个操一口福建普通话的中年妇女,在历经25年的思乡之苦后,终于回到了她魂牵梦萦的故乡,这些年,她走过什么样的心路历程?有过几多辛酸和感慨?12月5日,本报记者与她进行了简短的对话。

  记者:还记得当初怎么被拐的吗?

  肖光艳:我一个人走到龙里县城,遇到一个背小孩的妇女,她问我怎么一个人走,我说迷路了,她说她是我们隔壁村的,可以带我回家,于是我就跟着她走了。没想到,她把我带到贵阳,交给一个男的,就这样被骗到了福建莆田。

  记者:后来呢?

  肖光艳:后来我就在现在的公公家生活下来了,那时候他们家里很穷,却养了近10个子女,公公担心儿子长大后娶不到媳妇,就把我当童养媳养起来了,长大后,我就和我老公结了婚,我老公是他们家的小儿子。

  记者:在那边生活得怎么样?

  肖光艳:他们对我很好,早些年,生活比较困难,我也跟着公公他们做点小生意,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木材厂,家里有3个小孩,我老公人很好,我们的日子还过得去。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被拐卖了?

  肖光艳:刚开始傻傻地等,总以为把我骗过去那个男的会送我回家,这一等,就等了25年。

  记者:想过逃跑吗?

  肖光艳:小时候不懂,我就将自己的名字,连同父母和哥哥的名字记在一张小纸条上,还根据记忆,把家乡的地貌画了下来,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家。后来,公公他们说,等我有能力了,自己再去找自己的家,这些年,我和我老公四处打听,只要遇到在当地打工的贵州老乡,我们都会托人打听,但总是没有结果。

  记者:那纸条你保存了多少年?现在还在吗?

  肖光艳:我偷偷藏在那边家里的,可前几年房子翻修时,弄丢了,可能放了20年左右吧。

  记者:想家的时候怎么办?

  肖光艳:就在心里喊妈妈。

  记者:这次你老公怎么没陪你过来呢?

  肖光艳:他在家看管孩子,料理家里的生意,实在走不开,不过,我们那边的家很支持我回来看看,哥嫂几个都陪我过来了。

  记者:以后打算怎么办?

  肖光艳:在这最多呆几天,肯定还要回去的,那边也成家了,今年春节希望父母他们过去莆田看看。

  记者:25年后再次回到家乡,一切与你想象的一样吗?

  肖光艳:家里的老房子拆了,村门口的那棵老树也砍了……家里变化挺大的,除了父母和哥哥,其他很多人都不认识了,尽管有些人看起来有点面熟,但实在想不起来了。

  记者:是啊,你连贵州话都不会说了。

  肖光艳:贵州话听不大懂,但我还是喜欢吃辣椒,回到家,觉得一切都很亲切。
 
 
作者: 本报记者 张斌 何星辉 刘婷婷 实习生 田儒森   

 

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本页信息。

更多

上两条同类信息:
  • 新华社:千里寻亲终团圆
  • 新华网贵州频道:特写:“为失散的家庭搭起团聚的桥梁”

  •  
    紧急寻人

    免费寻家

    网友评论

    公益活动
     

     

    版权所有 © 2001-2015 沈浩寻人网站——安徽电视台帮女郎帮你忙金牌帮帮团成员、浙江寻人联盟成员网站
    服务热线:13955003997 通信地址: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239000 客服QQ:87002220
    本站法律顾问: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安徽省优秀律师 胡野

    皖ICP备05001381号  皖公网安备 34110202000142号


    扫描二维码加本站微信